Show more

本来想说“为什么大家都想泡对博士没有箭头的干员?”,想了想,在写凯尔希x博士的我完全没有立场说这种话。
我闭嘴。

啊啊啊啊啊为什么9012年了还有人发疑犯追踪最后四集的截图啊 :blobsadreach: :blobsadreach: :blobsadreach:

老板:周一讨论一下。
我:(打开课题组的群)老板今明两天都不会过来 :ablobreach:

Hersh和shaw的师生情我鸡叫到室友过来问我看的是什么 :ahegao:

我为什么会因为一个陈年旧剧鸡叫一个晚上 :ahegao:

啊啊啊啊皇女贝好尊,我快乐大嚼同人文 :blobsadreach:

总觉得用贝雷特走别的线就不会有那么多罪恶感 :thaenkin:

刚接到个电话:您好,您有提升中专大专学历的需求吗?
我:没有,我正准备读博了(冷淡)
对面愣了一下,很亲切地:好的那打扰您了再见~
我以为您可以顺着就给我介绍个流动站搬砖的 :thaenkin:

周五下午,又到了什么都不想干的咸鱼状态

我想看王国线/教会线打到终战临阵倒戈的贝皇女!我想看!我想看!!!

太快乐了,我看喜欢的写手写黄文,虽然不是我吃的CP,但就,快乐 :blobrainbow:

目前的金钱感觉
20美金不贵
2000日元贵
140元贵上天

Show more
Octodon

Octodon is a nice general purpose instance.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