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当家有个万用梗———“所以说那个酱汁呢”,建议大家了解一下,非常好用的

目测一年之内抄喷的手游就会出现了,而且画风我都能想得到

我觉得问题在于,博士想构建的是一种贯彻了女权主义的异性恋伴侣关系。但女权主义和异性恋伴侣关系根本是南辕北辙的,不存在一种“建构在女权主义理论基础上的异性恋伴侣关系”。

如果非要把女权主义作为指导异性恋关系的方法,更可能实现的一种方式是:识别出女性面临的结构性压迫,在异性恋关系中,让顺直男伴侣看到这种压迫,要求顺直男伴侣承担更多责任、让渡更多权力,就当是他在为整个男权制度还债。在大环境下构建一个微观的、将天平扭转一点点的环境。(但要做到这个都很困难,无异于一边与虎谋皮一边推石头上山。而且非常依赖伴侣的良心,没有可复制可推广性。)

单纯地进行一种“他主内我主外,他是全职爸爸我是养家妈妈”的表演,并不能称为一种女权主义的方式。这只是从形式上交换了身份,并没有真正改变家庭中的权力关系,没有让作者享受到一个“养家”男人享受到的便利,甚至没有让她的伴侣体会到全职妈妈的困境——他可比全职妈妈们舒服太多了。

所以这种表演也只能是一种表演。

@miaojijiji
你还算宽厚了。看看这条:m.weibo.cn/1934276677/48183129
针针见血。
说没见到社会扶助的,作为一个“女权主义”女博士,她自己一个字也没提到没想到这个最应该女权主义者反思的方面。小九九全在婚姻制度中算计。
提到工作时,出现的也都是男学生。
丈夫带娃时,不能换尿布喂奶,她和她妈妈也带,不知道她丈夫带娃干了啥。
真是3Q。
自愿选择男权婚姻制度后,过得不开心,不反思婚姻制度,不反思丈夫,不反思自己的选择,反过来赖女权主义没让她过好。

这种想法在国内太常见了,接受真实是需要勇气的,虚构美好则几乎是本能

最近各大中小学校开始从“校长负责制”转向“党组织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”了

推特看八卦说,习近平和李长春开会跟李长春说,我就喜欢跟你们长春人打交道
李长春:我是大连人

未来畅想 

以后会有一个节日,全体中国人吃包子庆祝这一天

在推特上看到一个 勇敢 美丽的 伊朗女性 摘掉了头巾。

下面简体中文回复的,基本都是污言秽语。

伊朗女性摘掉了头巾,我们戴上了口罩,却防不住满嘴的污言秽语。

中华跪族。阿Q国的男人们,真恶心。

我不想上班的原因很朴素,不上班就可以把家务推到明天了再做了:blobcry:

Show older
Octodon

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: No ads,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, ethical design, and decentralization!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!